傀兮

[言白] 为你停留的风

情人节活动发一个短篇
新人
ooc

窗外的风些许寒冷,却并不凛冽,硬要说的话,它算是柔和的。
在深冬之季这已是难得不错的一天了。
清晨,阳光还有些许朦胧,本是明亮的窗不知何时染上了雾气,与窗外刚停的雪一样的茫茫然。
“嗒,嗒”鞋子与地板触碰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中回响,楼梯上缓缓走下一位修长的男子,此时男子正用他那带着商人特有的睿智的双眼细细地扫过楼下每一处地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暖色的朝阳透过窗子斜斜打在柔软内敛的沙发上,木质窗框为冬日里的晨时带来几分慵懒。
然而李泽言并没有在楼下找到一大清早便消失的某人,他有些不耐的皱起了眉。我想没有谁能在一大清早打算拥抱睡在身旁的爱人,摸到的却是冰凉的空气时还能和颜悦色的,更何况还是在遍寻无果的情况下,饶是李泽言这般沉着冷静的性子也有些急躁了。
身后响起了细细的风声,接着是带有少年的清脆又带有本人特色的严谨却不羁的嗓音“你怎么在这里?”
李泽言听着这熟悉的嗓音中略显惊讶的语调挑了挑眉,转身道“不然我该在哪?”
白起似乎发现了爱人话语中的不满,但迟钝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在不满什么。他疑惑的皱了下眉道“我以为你这时会还在房间里。”
你该承认语言是一种美妙的东西,它的理解总是丰富多彩的,而带来的结果往往也是如此让人值得期待。
“嗯?”李泽言饶有兴趣的瞧着站在上面两节的台阶上才堪堪比自己高一点的人“大抵只有你这种笨蛋才会如此以为吧。”
“你说谁笨蛋呐!”事实证明不管我们的白警官平时如何的严肃,在我们的总裁惯有的怼人的语态之下还是异常容易炸毛,这算是他们之间另类的情趣吧。
李泽言好笑的注视着对方,自己的爱人一直如此有趣不是吗?
此刻白起望着眼前的人深切的反省了一下这几日自己那么忙都是为了谁,并且自己今天早上究竟是为了什么起的如此之早!
或许爱情就是一种拥有着奇妙的魔力的东西。让性格如此迥异又如此闪耀的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白起最终也没有做出任何带有暴力色彩的举动,他决定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还是不和某位总裁大人计较了,这让他都快为自己的大方而感动了。他不再盯着李泽言,而是在从对方的身旁经过时拉起了对方的手径直走下楼。
李泽言看着白起如变脸般又瞬间收起了浑身的毛,再次挑了挑眉,他可不信对方在自己面前学会了收敛情绪,李泽言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跟随着对方一步步走下光滑的台阶。
白起领着李泽言来到了餐桌旁,然后将对方按在了座位上“你在这里等一下。”
“你是打算在餐桌上给我看什么吗,如果是你做的早餐的话,我觉得还是再考虑下它是否会将我们毒死会比较好。”李泽言靠坐在椅子上望着白起懒散地道。
白起听了瞬间捏紧了还搭在椅背上的手,力气大的似乎要将椅子捏碎了一般。他努力的让自己面部表情不变得狰狞,企图维持着那份严肃的淡定“你。。。管我。”说完便马上转身走向厨房。
李泽言回想着对方方才僵硬的表情微微勾起了嘴角,低声呢喃了一句“真是幼稚的行为。”
芬芳各异的鲜花被插在一个古色的花瓶中放在餐桌上,花朵开的美丽娇艳为这座宽阔的别野增添着暖意。明亮的餐具被整齐地摆放在面前,足以看出准备这一切的人是如此用心。
缓缓向上蒸腾的热气遮挡了眼前的光景,却无法阻碍两人触碰在一起的目光。在白起走出来的瞬间,李泽言便已经转头看向他了,而白起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对方身上。丝丝的粥香从碗中施施然地漂出,缭绕在两人身边。
李泽言嗅着索绕在鼻尖清淡沁恬的味道亦如眼前这个向自己走来的人。
白起快步走到桌边,手里稳稳端着自己一大早起来制作的早餐,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到桌上,随后拉开了李泽言对面的椅子坐下“刚做好没多久,但天气这么冷,现在温度也该差不多了,你快尝尝!”
李泽言看着白起眼中隐隐闪烁的光亮,恍惚间,他觉得这大概是另一个太阳吧,独属于他的太阳,所有的阳光只是为了温暖自己而存在,只照耀着自己,而自己也永远不用担心太靠近他而会被灼烧,因为他的温度永远都会是最契合自己的。
白起并没有察觉到李泽言时间的愣神,只是期待的望着逆着耀眼的光芒坐着的人,他拿起一碗稠稠的粥放到对方的面前,专注地注视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风不知从何处拂来,流转在两人之间。而每当风吹过李泽言身边时,却都是如此轻缓似乎是怕惊扰了某人,甚至让人以为它都消失了!而它又是如此强烈而又高调的宣布着自己的存在。
李泽言慢条斯理地拿起勺子,似是欣赏般用勺子缓缓搅了一下清爽剔透的粥,随后带起一勺香粥
送入嘴中细细品尝。
“味道如何?”白起看见对方尝了一口便连忙问道,这可是他忙活了半天的成果,为了制作这个他这几天可是虚心地请教了别人好久才学会的!
一道阳光好似帷幕般挡在白起面前,李泽言望着白起沐浴在阳光下若隐若现的面容,轻启唇道“不过如此。”
白起听后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样,愣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被定格在了前一秒。
李泽言这时对他的反应又冒出来了一句“白痴。”
这下白起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果然刚刚的温情都是假的,不存在的。白起用力撑着桌子一下子站了起来,神情有些狰狞的盯着李泽言,样子像是在克制自己等会不要把对方打残了一样。
所以说可能好好的过一个情人节并不适合他俩。
身旁的风承载着来自主人的愤怒变得暴躁起来,呼啸着盘旋在两人周围。
李泽言望着白起突然站了起来,抓住了白起的手,前倾着身子,一个吻落在了白起色泽饱满的唇上。一切暴躁都在这一刻消失,风在两人身旁停止,万物都安静了下来,时间也暂停在了这一刻。
有时李泽言会暗自懊恼为什么EVOL对同是EVOLER的人没用,那么他就可以将眼前这个如此喜爱的人暂停在这一刻,让这一刻无限延长,然而他不能,但未来也有许多惊喜与甜蜜在等着他不是吗。
绵长的亲吻之后,李泽言离开了面前的双唇。眼前的人已是满脸通红,是的,白起从来都不需要在李泽言面前收敛自己的情绪,无论是因为任何理由,李泽言爱着白起的一切。
李泽言在等待对方稍微缓和了一些之后,执起了白起的右手。白起望着那只手上带着的戒指,刚刚才好一些的脸再次变得通红,甚至尤胜方才,他努力板着严肃的脸注视着李泽言。
李泽言对白起展现出一个流露于表面的笑容。他的许多感情都被压抑与心里,而对于白起,李泽言愿意为他展现自己所有的感情。
李泽言满含温柔和认真地对白起缓声道“情人节礼物,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愿意。”此刻收起了浑身棱角的白起是如此的柔和。
李泽言弯腰,低头轻柔而又小心地吻上了白起带有细小伤疤的手,如虔诚的教徒那般。他对白起说出来此生的誓言“愿白首不相离,护你一生长安。”
戒指上晶莹的宝石折射着太阳的光辉,为这一切遮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影。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