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兮

[瓶邪]小甜饼

原本算是8/17贺文的,但还想一不小心写的有点长,又刚好有点事没写完,就一点一点发吧,分上中下。

ooc

有剧情

随便看看就好

瓶邪一不小心写的比较后面,前面鸭梨他们主视角。╮(╯_╰)╭

瓶邪:雨村日常甜饼
按照惯例8/17是要去吴老板他们那聚聚的日子,3年前吴老板从门后接出张老板,不久,反正就是在苏万和杨好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就被黎簇拖着一起吃狗粮了。

黎簇对此表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学会与人分享。

8/14 晴

有当甩手掌柜之势,已经转移到幕后的吴邪一通电话打过来,接电话的黎簇以为吴老板又搞了什么幺蛾子 ,抖着手接起。

吴邪低哑的声音就从那头传来:“我已经帮你们订好票了。”

黎簇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觉得受到了惊吓,如果是
去吴老板他们那的话一直都是他们自己订票的,吴老板从不会好心的想到帮他们定个票:“敢问是什么票。” 黎簇怀着收到吴邪包裹时的心情等待着回答。

“没啥就是从长沙到北京的票,胖子想吃北京烤鸭了,你顺便去买一下。” 吴邪似乎在忙着什么,有点杂音在里面。

“为啥是从长沙到北京的票,不是从杭州到北京的。” 黎簇自从错过高考后又去考了一次,但很可惜那年刚好分数比较高没考上,黎簇觉得自己不是读书那快料就赖着吴邪了。吴邪狠狠嘲笑了他一番,然后说高考落榜这都是小事,人总要经历些挫折之后,就把黎簇扔在了吴山居自己带着小哥跑了,并表示这是对黎簇的挫折。

“嗯?”吴邪那边声音断断续续的似乎没听清,黎簇又重复了一遍才回道:“哦,还有一张是杭州到长沙的,我有一个长条形的大木箱子在吴家老宅,箱子上面有铁钉封着的,你去帮我拿了带过来。”

木箱子??woc,不会又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吧,以吴老板的变态程度黎簇深以为然,他还记得当年吴邪寄给他的尸体就是用上面有铁钉的木箱子装着的。“能问一下里面有啥不。”黎簇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小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让你去就去。我订的今天去长沙的票,到了长沙有人会帮你们一起运那个箱子的,然后你们明天乘下午的飞机回北京去找小花,顺便再带个烤鸭过来。就这么简单,小孩子就是屁事儿多,赶不上时间你们自己看着办。”吴邪那边的声音突然有点大,似乎在吵架。还不等黎簇接着想问为什么那边有人还让他去就挂了电话。

黎簇郁闷地看着我行我素就这么断了的电话呆了几秒,然后去叫了在后面打游戏的好兄弟苏万和杨好。苏万上完大学之后就在杭州找了个工作方便经常来找黎簇,并帮帮忙。而杨好,曾经虽然和黎簇可以说是直接闹崩了,但可能就是人的矛盾很多时候在于成熟度的不同,对于那时的黎簇来说,在整个局最中心的位置逼着他成长的太快了,他做出的选择让杨好无法理解,但当事后再去思考或许这都没什么,毕竟曾经一起经历过生死。
总之杨好留了下来。

晚上10:00,黎簇三人快速理好所有东西紧赶慢赶的终于赶上了吴邪订的机票,踏上了去往长沙的旅程。

8/15 晴
黎簇在飞机上歪着脑袋睡了一晚上现在有点脖子疼,他歪着脑袋和苏万、杨好一起提着行李从飞机上下来,心里暗暗腹诽:吴老板明明那么有钱干嘛不订个舒适点的头等舱,害得他脖子都快断了。当然他是不敢在吴邪面前这么说的,他还不想哪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墓里,美名其曰的体验一下钱是多么来之不易。

望着已经升上东边的太阳,他们觉得今天怕是会跑断腿。

北京时间7:26,离吴邪订的下午6:30的票还有将近10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们赶紧强打起精神问路的问路,翻地图的翻地图。如果问他们为什么如此着急的话,他们一定会回答:我可不想因为迟到而收到来自于吴老板送的什么奇怪的快递。

他们一路跑到了郊区,但接下来的路让他们瞬间就摸不着头脑了,这都没来路标啥的怎么找?
在他们快抓瞎的时候,刚巧对面走来一个货郎,货郎一件白色的背心,一头乌七八糟的乱发挡住了眼睛,皮肤被晒得黝黑,肩头扛着一扁担,扁担两头提着两个货箱。

黎簇他们赶忙跑过去问路,货郎没有说话就指了指一条穿过大片稻田和一座小山丘的小路,然后就走掉了。

“我就说是这边吧,你们还不信。”杨好走在前面指着前方的一条小路说道。

苏万望着周围越来越老旧稀疏的建筑和泥泞的小路,躲在后面拽了拽黎簇道“你们不记得这里阴气森森的吗,又是荒草又是乌鸦的,人都没几个。”

杨好被他这么一提,瞬间也咽了咽口水“你别瞎说啊,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东西啊。”

“没,你想哪去了,我是说你不觉得这里太偏了吗,这都9:00多了,怎么说也该都起床烧饭了吧,你看周围这几个土房子有烟飘出来吗。我觉得我们可能被骗了,刚刚那货郎指的可能根本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会不会是有人要绑架我们。”苏万煞有其事的举例说明道。

黎簇听了表示自己这个发小平时挺聪明的,怎么总有些时候脑回路会如此奇葩。“你都多大了,还绑架,别瞎想了。这条路应该是对的,你想啊,老宅一般不都建在比较偏的地方,而且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人少,路荒也没什么奇怪的。”

然而就在他们没接着往前走多久,他们真的被绑架了,麻袋一套,几蒙棍下去就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黎簇最后的心里活动是:日,苏万 你个乌鸦嘴。和果
然吴邪交代的事就没什么是简单的。

评论

热度(38)